窮極無聊

青蛙巫婆童話蛙

 觀蛙庵 張東君

窮極無聊的青蛙巫婆。


  在上初中的時候,級任導師最常給我的一個評語,就是「窮極無聊」的這四個字。

  我在考試的時候有一個壞習慣,就是喜歡搶頭卷(第一個交考卷)。一來是因為我的寫字速度很快,二來是我的「猜運不佳」,在作答時對於沒把握的答案,就算是已經從選擇題的五個選項裡面去掉錯的三項,在最後也一定是挑到錯的那個答案。所以對我來說,在寫完以後檢查自己的答案只會越改越錯,還不如早早交卷去抱下一科的佛腳,搞不好還能瞎矇上幾題。而且在我交卷時,考場中的同學們有可能連一半的問題都還沒答完,所以也可以給大家一點壓力呢(我的最短記錄是在八分鐘內交卷)。

  但是對班導師來說,這卻是個不值得鼓勵的行為,特別是在發現我的成績不佳是因為粗心,把計算好的答案給抄錯了的時候(我的成績「幅度」非常的大,不唸書的時候可以掉到全班倒數十名以內。所以我三天兩頭就被氣瘋了的老師罰我站)。於是老師針對我作了一項規定:「在三十分鐘以內不准交卷」。

  在一定的時間以內不准交卷,原本是在聯考的時候避免作弊的規定。「平白無故?」地被釘在座位上的我,既沒法交卷出教室,又不甘願乖乖地複查答案,就開始在考卷的背後默寫記得的唐詩。結果到了最後,只要是教過我的老師都有一個共同感想,就是我實在是「窮極無聊,沒事找事」。

  憑良心說,當時的我還真的是無聊至極呢。有一陣子實在是閒慌了,就開始「鍛鍊手法」,看自己能不能在同學沒發現的時候,把同學的東西給「摸走」,然後藏在別人的抽屜裡面。同學們在找不到自己的鉛筆盒、雨傘、課本的時候自然發生騷動,但是因為被「換地方擺」的東西都和錢財沒有關係,擺明了是純粹的惡作劇,於是老師們也不找別人,第一個就問我:「是不是你?」。

  老師們苦口婆心的規勸:「妳能不能作點比較有建設性的事?」

  可惜我不愛唸書。於是我就找了兩三位同學,「開」了一家「偵探社」,「辦」了一份名為『偵探週刊』的雜誌。這份雜誌是手寫的,插圖也是同學用手畫的,所以每期只有一份。雖說是週刊,但是從第二期開始就變成月刊、第三期時改成季刊、第四期時就停刊啦!主要原因當然是因為被老師和家長發現我們的「不務正業」,而被勒令廢刊(不是我愛說,廢刊也就算了,被同學們發現我長到國三還被媽媽檢查書包,實在是非常非常的沒面子呢)。還好偵探社真的有在接案子作調查的事沒有穿幫,否則我一定會死得更慘…

 

  事隔二十年,最近又開始了別件讓我妹覺得我真的是「太無聊」的事。起因在於我終於買了一台掃描機。

  我從開始有個人電腦起,就一直跟著買新機種,從八位元、十六位元到三十二位元;從麥金塔到IBM、宏痋F從桌上型到筆記型、B5的迷你型;不停地換機種、當然也「敗」掉了許多錢。在到了日本以後本性不改,光是現在,我平時在用的就有兩台桌上型和兩台筆記型(中文版和日文版各一,有兩台是朋友自己拼了送我的),而機型不同彼此不相容,所以印表機也有四台。

  在電腦設備上都砸下去那麼多錢了,卻只有掃描器一直捨不得買(沒買數位相機是因為我還是喜歡我的手動式相機,而且在寫文章時用的照片,還是以幻燈片為主)。初期是因為太貴了,後來是因為價格一直跌,所以在等時機。等我好不容易以七千多日元的半價買了一台以後,卻被我妹潑了一頭冷水:「我在美國才買32塊呢!」,顯然鄉下的價位還是比較坑人。

  掃描器買了之後,當然就想試一試效果。反正我多的是書,不愁沒東西可掃,只怕電腦的記憶體會被我塞爆。

  我先是把自己寫的書和譯的書的封面作掃描存檔(老妹評語:自戀)。接著是用書的封面和喜歡的繪本的圖案作明信片、藏書票,又去買了轉印紙燙在衣服上自己穿(老妹:妳想聽我說什麼?)。然後想要多存點圖案檔以便作賀年卡,就開始掃描自己收集的,以青蛙為主角的繪本和童話(我的「老本行」是研究青蛙的生態和行為)。

  這下子一發不可收拾。我原本以為我的青蛙繪本大概在三十本左右,很快就可以弄完。結果我才從各個房間的書架上把青蛙的書拿下來,搬到電腦室的榻榻米上而已,書就已經堆成一座蠻大的山了。而原先以為一小時以內就可以作完的掃描,卻整整花了一個下午。我一共掃描了九十多本青蛙的童書!這下子不用問,我也知我的家人會有什麼評語。於是我轉而向有可能會有正面評價的,一樣也有許多青蛙收藏品的學姐吹噓。

  結果這位研究青蛙的學姐不只沒嫌我無聊,還覺得我可以在她的電子報上介紹我的童書收藏,於是我的「無聊行為」總算有了點「建設性」。而在被青蛙童書的數量嚇到之後,我不敢再去搬其他的童書收藏來掃描了。

2007.10.12

 

童話蛙首頁 童話蛙目錄

青蛙巫婆的部落格 蛙友交流網 青蛙小站